长征、唐骏、一拖、四川现代等年销重卡几百辆往下怎么“活”?

发布日期:2020-10-15 22:4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10-2019年间,国内重卡市场四度站上100万辆销量巅峰。10年间,重卡市场总量相差不大,但新大地太原长安、山东凯马、精功镇江、长征、新龙马等多家“千辆级”重卡企业,已生死危机或彻底消亡。

  2020年,受疫情冲击,重卡企业生存更难,河北长征、山东唐骏、辽宁航天凌河、中国一拖、中联重科等销量不足千辆企业,能否活得下去?

  10年间,重卡行业内最明显一个变化就是——多数“千辆级”、“百辆级”企业已生死危机或已消失。

  2010-2019年,国内重卡市场四度站上100万辆销量巅峰,2019年销量达到117万辆,比2010年时净增加15万辆,但整体市场增长不代表着所有企业水涨船高,反而有一半“千辆级”重卡企业悄悄“死去”,百辆级和不足百辆级的企业多数消失。

  具体来看,无论万辆级还是千辆级、百辆级队伍都发生变化,不仅企业数量有所不同,企业成员也变化很大。

  首先,“万辆级”队伍扩大。2010-2019年间,销量过万辆的重卡企业,从10家变为12家,数量有所上升。具体有两大变化:一是解放、东风、重汽、陕汽、福田江淮、红岩、华菱,这8家企业始终站在“万辆级”队列,而三环等企业掉队;二是大运、徐工、三一重卡、联合卡车,4家新秀企业进入“万辆级”队列。其中,三一晋升的速度最快,其问世不到两年就迈入万辆俱乐部。这反映出新秀仍有机会进入重卡市场。

  其次,“千辆级”队伍原有成员死掉一半。2010-2019年间,销量过千辆而不过万辆的重卡企业,从12家变为9家,看似数量变化不大,但原有的成员已经死掉一半。具体有三个变化:一是到2019年,原有的6家“千辆级”企业——新大地太原长安、山东凯马、精功镇江、长征、新龙马已悄悄“死掉”;二是比亚迪江铃重汽等新秀进入“千辆级”队列;三是大运、徐工晋升到“万辆级”队列。

  其三,百辆级和不足百辆级企业,有9成消失。2010-2019年间,百辆级和不足百辆级企业,从7家变为9家,看似数量增加,但原有的成员已经多半消失。具体来看有三个变化:一是原有的两家百辆级企业——上海汇众、三环汉阳,结局都很不好。上海汇众被卖掉,品牌消失。三环汉阳2019年销量仅为52辆,苦苦支撑;二是现存的6家百辆级企业,除了河北长征、一拖两家企业以外,其余4家企业近年新进入重卡行业,力量不足;三是不足百辆级企业,除了一拖晋升外,其余4家企业已经退出重卡领域。

  总的来说,从2010到2019年,重卡市场需求同样超过100万辆,但早年的“千辆级”、“百辆级”企业已多半生死危机,或已彻底消失。这反映出重卡企业年销量不到万辆的线年内的存活率会非常低。

  10年来,“强者愈强、弱者愈弱”的马太效应显著。如今受疫情影响,市场行情不好时,“千辆级”或“百辆级”小企业不光“好不好过”这么简单,恐怕今年能否“存活”也是一个问题。

  10年间,“万辆级”重卡企业市场集中度不断加强,留给“千辆级”或“百辆级”企业的空间越来越小。数据显示,2010年,解放、东风、重汽等10家“万辆级”重卡企业,合计份额为96.5%;2019年,前10强+三一重卡、联合卡车(以两家企业销量各1万辆来计算),12家“万辆级”重卡企业的份额约97.1%,比2010年时份额扩大0.6个百分点。

  因此,年销量低于5000辆的企业,生存空间非常小。2019年,浙江飞碟、四川南骏、湖北三江航天、河北长征、山东唐骏、辽宁航天凌河、中国一拖、中联重科等16家年销量低于5000辆的企业,仅占据到1.5%的份额空间。

  对于重卡企业而言,年销量不过万辆的企业都处于危险之中。因为,重卡制造是规模化产业,用流水线生产,不是手工制造,销量越大,成本摊销越低,企业就越有竞争力。只有销量过万辆,企业能确定盈利无虞,才能活下来,否则都存在着能否存活的风险。

  “千辆级企业寿命长不了”,这一定律已经得到证实。就像这10年间“千辆级”企业能存活下来的寥寥无几,仅大运和徐工两家企业得到晋升,而新大地太原长安、山东凯马、精功镇江、新龙马、河北长征等多数企业已逐渐消失在业内视线之外。因此,只要销量不过万辆的企业,无论是“千辆级”还是“百辆级”企业,想“活”下来都非常艰难。

  2020年1-2月,在疫情面前,重卡整体市场需求收缩,即便是全行业集体受灾,但多家“千辆级”、“百辆级”企业遭受压力明显更大,销量几乎“速冻”。1-2月,山东唐骏、河北长征、吉利四川商用车、山东凯马、中国一拖、湖北三江航天、三环汉阳、中联重科等10家企业销量不及50辆,这些企业今年存活压力加大。

  当然,即便“千辆级”、“百辆级”企业生存困难,但机会仍是存在的。2010-2019年间,大运、徐工、三一重卡、联合卡车,4家新秀企业先后进入了“万辆级”队列,尤其是,三一重卡仅问世两年就迈入“万辆俱乐部”。因此,庆铃江铃四川现代(韩国独资)等新秀企业若能得到集团更多的支持,在产品、品质、营销等方面有更多突破,或许下一个十年也能迈入“万辆俱乐部”。

  2020年,在疫情压力下,市场竞争更为激烈,“千辆级”、“百辆级”重卡企业是否会遭遇一次洗牌过程?未来几年,又将有哪些企业会逐步退出市场?有哪些企业能晋升到“万辆俱乐部”?方得网将持续跟踪观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