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家庄有个收藏“铁路”的人br

发布日期:2020-07-30 16:5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百年前的铁路规划图、火车信号灯、不同年代的火车模型、硬板火车票、站台票、半个多世纪里不断调整的列车时刻表……石家庄铁路迷赵联忠的家,就像一个小型铁路文化博物馆,他收集的铁路藏品见证了中国铁路百年变迁。今年61岁的赵联忠是一名铁路职工,30多年来他收集的铁路藏品有3万多件,成为我国铁路收藏界获“大世界基尼斯之最”第一人。

  赵联忠出生于1959年,祖籍邢台宁晋,自幼在石家庄长大。“当年我家就在火车站边上,每天看着呼啸而过的火车,听着长长的鸣笛声,梦想长大后能成为一名火车司机。”在儿时的记忆中,火车承载着他的梦想。

  1982年,从部队复员后,赵联忠分配到石家庄火车站工作,成为一名铁路职工,真正开始与铁路结缘。

  “早期,我喜欢收藏粮票和邮票。有一次,藏友的一句‘铁路上有什么值得收藏的东西?’一下子把我问蒙了。”就这样,藏友的一句“无心话”,开启了赵联忠的铁路文化收藏之旅。“一开始,我只是收藏不同历史年代使用过的火车票、站台票之类的小物件,仅老火车票、站台票,我就收藏了两万多张。后来涉猎越来越广,像早期的铁路信号灯、茶水票、铁路职工不同时期的制服肩章、陶瓷茶杯,这些大大小小的物件都被我收入囊中。”

  走进赵联忠的家,如同走进一个小型铁路文化博物馆,藏品陈列展架上的铁路老物件种类繁多,最显眼的位置摆放着龙号机车、蒸汽机车、电力机车、动车组列车和高铁列车等不同年代的机车模型,还有各种各样极具年代感的黑色信号灯。

  “这是1900年左右的火车信号灯。你看,这是最老式的灯,点蜡。”赵联忠打开灯罩,里面残留的白色蜡痕清晰可见。“后来是煤油灯,《红灯记》里李玉和提着的那种,再往后就是电灯,用电池的、充电的、锂电的。”他边说边拿起信号灯逐一演示,动作熟练。

  藏品展架上陈列的还有印有“石列”“太列”“津列”等铁路局标识的陶瓷茶杯,“现在的年轻人恐怕不知道,以前坐火车喝水要用这种瓷杯,还得购买茶券。”赵联忠一边说,一边打开票券整理册,圆形的铁路茶券色彩斑斓。买了茶券,乘务员就提着水壶走过来,倒在这些大肚的陶瓷杯里,“因为那时多是绿皮火车,车速慢不稳当,用这种厚实的陶瓷杯防摔,保温还安全”。

  赵联忠说,他的每一件藏品都弥足珍贵,讲述着属于各个年代的火车记忆,有些铁路老物件在中国铁道博物馆都很难见到,堪称珍品。这些铁路藏品真实记载和印证了中国铁路发展的百年沧桑,传承着100多年的铁路文化。

  经赵联忠粗略统计,这30多年来,他收集的铁路藏品近20类,3万多件,涉及火车图案的纸币、债券、徽章、粮票、邮票、信封、明信片、烟标、商标、扑克、火花、宣传画、书刊画册、历史久远的列车时刻表、不同年代的信号灯,还有铁路职工历年的工作服、肩章、臂章、帽徽,以及从1881年我国第一台龙号机车到蒸汽机车、内燃机车、电力机车、动车组列车和“复兴号”高铁等不同机型的火车模型等。

  “这么多物件,除了利用工作机会收集、发动亲朋好友帮忙外,不少都是我从古玩市场买来的。平日里我一般在石家庄的古玩市场逛一逛,到了周末,一有时间我就坐车去北京潘家园、报国寺,还有太原、郑州、唐山、呼和浩特等地古玩市场寻宝,再远些,就是南方各地,全国天南海北地到处跑。后来,网络发达了,我就在网络上寻宝,参加一些藏品展会拍宝。”这3万多件铁路藏品,凝聚着赵联忠太多的心血。

  在他的铁路藏品中,一张1930年代满洲里的站台票弥足珍贵,其为硬卡纸张,上面印有红色字迹。“它是10多年前我花200元钱从北京收藏市场上淘来的,特别珍贵。”赵联忠介绍说,1992年6月30日前,铁路部门发行的站台票多为硬卡站台票,大小为长4厘米、宽2厘米。同年7月1日,各式彩色大型张站台票才开始发行。截至目前,他收藏的站台票多达1万多张。“最初,为了收集北京铁路局发行的成套(12张)站台票,我专程坐7个多小时的硬座到太原、临汾等地,就为了买一张站台票。”

  赵联忠平时省吃俭用,攒点儿积蓄就用在购买铁路藏品上。其中,有一件花了他半年的工资,就是2011年为纪念“号”机车命名55周年,铁道部以1946年命名的蒸汽机车为原型,按1比48的比例,制造了5500台仿真精品珍藏模型。

  “得知这个消息后,我心里就痒痒。可那时我每月的工资也只有1000多元,模型却要6000多元。我盼了很久,它也没降价,最后一狠心,咬了咬牙,拿出半年的工资把它买回来了。”提及此事,赵联忠笑着感谢家人对他的默默支持。

  付出总有收获。2013年,赵联忠在石家庄市博物馆举办了个人铁路收藏展。上海大世界基尼斯总部专程派人赶来,仔细查看了他的藏品,为他颁发了“大世界基尼斯之最”证书,赵联忠因此也成为铁路收藏界获此殊荣的第一人。

  30多年来,为了收藏这些藏品,赵联忠也不清楚自己到底花了多少钱。由于藏品太多,他家书房放不下,就在小区买了两间地下室专门放置。

  记者看到,他家地下室四周摆放着展柜,陈列的藏品也是品类繁多,数不胜数。地下室一角还放有桌椅和茶台,“只要一有空,我就在书房和地下室整理我的这些宝贝。”这两个地方,是赵联忠的最爱。

  作为石家庄人,赵联忠的藏品有不少与石家庄有关,特别是石家庄因为与铁路的特殊情缘而被称为“火车拉来的城市”。他收藏的一张1936年制的“正太铁路客票价目表”,正是石家庄这座城市兴起之初的见证。

  记者看到,这张价目表中显示,从起点石家庄到终点太原要途经32个火车站,全程需要11个小时。

  “如今,从石家庄坐高铁到太原仅需1小时30分钟。铁路收藏除了带给我无限乐趣外,更多的就是切身感受到祖国铁路事业的飞速变化。”作为铁路人,赵联忠由衷地感到自豪。

  赵联忠指着藏品中的“茶券”介绍说,中国最早的火车是烧煤的,车上没有开水,1950年代,乘客要喝水需购买茶券,如今的火车都是电力车,这些“茶券”也就随之消失了。

  赵联忠的藏品中,最多的是火车票,从硬板火车票到软纸火车票。“2007年4月18日,全国开售动车票,2010年1月30日,广州局、成都局试行实名制火车票,我收藏的这些车票就是铁路发展史的最好见证。”

  回顾这30多年的收藏史,让赵联忠引以为傲的,不仅是这些珍贵藏品,还有他参与设计的火车站台票。

  1997年,赵联忠参与设计了展示石家庄风土人情的站台票,一套十张,是为了纪念石家庄解放50周年发行的。站台票采用的照片是他拍摄的,既有客站新貌,也有赵州大石桥等著名景点。2007年,石家庄解放60周年,他又参与设计了第二套站台票,在石家庄最有代表性的建筑和景区取景,一共设计了12组,都被采用了。

  这些年,他的藏品先后在石家庄、吉林、北京、青岛等地展览,2007年4月18日,在原铁道部举办的首届中国铁路文化收藏展8779件展品中,其参展藏品获得“十佳”称号。

  2011年,他被石家庄市博物馆聘为“文物征集专家委员会成员”;2013年,他在石家庄市博物馆举办了个人收藏展;2018年,他受邀参加铁道部举办的第三届铁路收藏文化展,原铁道部领导为他亲笔题词。

  如今,赵联忠虽已退休,可他的铁路文化收藏之路并未止步。“我希望能尽最大努力把铁路收藏传承下去,尽自己的微薄之力抢救散失在民间的铁路藏品,不断挖掘、整理和保护中国铁路文化,完整展现中国铁路辉煌的发展历史。”这是赵联忠作为一名铁路人的初心。